中国王牌狙击手

  • 时间:
  • 浏览:34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0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中国王牌狙击手指的是张桃芳,1931年出生,江苏兴化人,郑板桥的同乡。他的童年正赶上日军侵华。那时,附近的日军隔三差五就要来村里杀人放火,但勇敢朴实的农民并没有被吓倒。鬼子每次要来村里祸害时,他们就杀鸡,将鸡血泼在鬼子的必经之路上。令张桃芳不解的是,平日里看似凶神恶煞的鬼子见到鸡血便顿时没了气焰,作恶取乐的兴致大减。抗日战争胜利后,张桃芳当上了儿童团团长,手下有五六百个儿童团员。1947年还乡团反攻,将抓住的儿童团副团长毒打致死,又四处通缉张桃芳。当时,张桃芳就在旁边的田里悠然自得地给人放牛。16岁的张桃芳心里充满了对敌人的不屑:“就凭你们还想抓住我?”因为张桃芳悟出了一个道理:看起来凶残的敌人其实非常胆怯。

  中文名

  中国王牌狙击手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江苏兴化

  出生日期

  1931

  职 业

  狙击手

  1

  称号由来

  2

  杀敌记录

  3

  抗美援朝时期

  ?

  苦练本领

  ?

  张桃芳狙击中

  ?

  较量

  ?

  有惊无险

  4

  功勋

  5

  狙击手的概念

  6

  狙击手的起源

  7

  狙击手的目标

  编辑

  1953年,朝鲜,志愿军24军靶场。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枪响过后,报靶员挥舞小旗报告成

  

  绩:“10环1 10环1 10环……”观看射击的部队沸腾了,欢呼声、掌声如雷响动。对一名训练有素的射手来说,在100米处打10环并不稀奇。然而,这些身经百战的志愿军官兵此时却异常兴奋。这是一场怎样的射击表演呢?顺着欢呼声望去,只见靶位前站着一名年轻的射手,面对战友们的欢呼,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此时,他的手中平端着一枝苏制莫辛―纳甘步枪,那几个10环是端着枪打的,根本没有瞄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这个士兵是谁?

  他就是中国狙神——张桃芳。

  编辑

  在抗美援朝的英雄史册上,中国人民志愿军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曲英雄的赞歌,刷新着现代战争史上从没有过的记录,编织着一个个别惊心动魄的故事。这个年仅22岁的年轻战士,志愿军214团8连狙击手张桃芳,在金化郡上甘岭狙击战中,用442发子弹,歼美军214名,创造了朝鲜前线我军冷枪杀敌的最高记录。

  编辑

  1952年,张桃芳是刚上前线三个多月的新战士。在上甘岭阵地,他凭吊了英雄黄继光的地方。一腔爱祖国、爱人民、学英雄、做英雄的激情在他的胸中涌动:“我一定向黄继光学习,争做杀敌百名狙击手!”

  第一次上狙击台,他怀着满腔仇恨,突突突一个连射,一梭子子弹打空了。班长问他打着没有,他脸红了。班长拍着他的肩,安慰说:”难怪你打不到敌人,是你还没有掌握打‘活靶’的规律。“班长又耐心地教他上山的敌人该怎样打,下山的敌人该怎样打,走得快的该怎能样打,走的慢的该怎样打,班长的话使他恍然大悟,他心里暗想:“我一定吸取教训。”

  第二次狙击开始了,张桃芳端起枪射击向山下走去的三个敌人中的头一名,“叭”的一声,头一名敌人没打倒,却击中了第二名敌人。这是怎么回事呢?真把张桃芳弄蒙了。班长又耐心地告诉他:”敌人是向山下逃,你瞄准第一个敌人的脑袋却打着了第二个,对下山的敌人要用这种打法。“他认真听、仔细体会,。结果有一天狙击下来,他撂倒了4个敌人。张桃芳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可是杀敌心切的张桃芳不甘心一天击毙4个敌人的记录,在阵地上,他和战友们专心观察敌人活动的道路,休息和出没的地方,只要听到报告,枪声响处敌人就要丧命。

  一次,张桃芳把枪放在封锁口上,忽听观察员喊了一声“注意,二号发现活靶。”张桃芳举枪便射击,“叭”的一声,这个敌人立即倒下接着便滚下山去。原来这是个挑油桶的敌人,中弹倒下时,油桶也随着滚下,尸体上溅满了油。

  战友们哈哈笑着说:“美国佬临死还揩油呢。”

  还有一次,张桃芳在射击台上发现两个敌人吵架,越吵越凶,张桃芳可乐了,说“我给你们拉拉架吧。”

  “叭” “叭”两枪送两个敌人上了西天。吵架当然平息了。

  在18天的战斗中,张桃芳用220发子弹,消灭了敌人71名,差不多第3发子弹报销1名敌人。他所在的班立了三等功,张桃芳光荣地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上级领导为了进一步培养这名有着光荣战绩的狙击手,调他到狙击训练队学习了两个星期。在这里,他向其他阵地上的战友们学习了不少宝贵经验。他的射击技术又提高了一步。

  13天时间里,他用212发子弹消灭了140个敌人,平均第3发子弹击毙2个敌人,每天击毙11个敌人,几乎成了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一阵机枪扫射击,一阵炮轰,使张桃芳的四周硝烟弥漫,然而精明的张桃芳却没伤一根毫毛。等一个敌人探出脑袋探听“胜利成果”时,张桃芳又是“叭”一枪,这个敌人裁倒下去。一个投降的敌兵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的狙击兵说打脑袋就不打脖子,太厉害了。”恼羞成怒的敌人继续组织更疯狂的轰击。在张桃芳的隐蔽处,是一块100多米高的石头,敌人对着这块石头猛轰,石头被弹片削得敌了一大截,然而我们英雄的狙击手仍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

  敌人的反扑,一次次失败 。尽管如此,敌人,还在继续耍花样,为了侦察我狙击手的准确位置,狡猾的敌人扎了四个草人,在草人的掩护下用望远镜观察我们。张桃芳从阳光照射下的望远镜的反光中发现了敌人,“好小子,你想来参观我们的阵地吗,对不起,我们阵地谢绝参观!”。“叭” “叭” “叭”枪声响了,敌人一个个倒下去,新花样又失败了。 在这场狙击战中,张桃芳的所在班已消灭了760名敌人,差不多等于两个营。张桃芳一个人消灭的敌人几乎是两个连。他怀着对祖国对人民深沉的爱,怀着对敌人刻骨的仇恨,用杆枪谱写着现代战争史上狙击敌人的最高记录。 张桃芳用没有瞄准镜的莫辛―纳甘步枪几乎是一枪一命地消灭着敌人,但他并不知道,自己注定要在中国军队的狙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也根本没想到,世界上不少王牌狙击手和他相比都将黯然失色。张桃芳的想法很简单:跟着毛主席,打美国鬼子!

  一天清晨,张桃芳像往常一样在1号狙击台上观察美军阵地。突然,一串子弹“嗖嗖”地射来,他的大衣和棉衣上顿时穿了7个洞。幸运的是,子弹只是“穿衣而过”,并未伤人。突如其来的冷枪把张桃芳惊出了一身冷汗。狙击手的直觉让他意识到:这次遇见对手了!他刚要抬头看看子弹射来的方向,“咔咔咔……”又一串子弹射来,溅起的泥土洒在张桃芳的帽子上。他放弃了再次观察的打算,顺着交通沟撤回了坑道,那个幽灵般的美军狙击手决非等闲之辈,消灭这样的顶尖高手,张桃芳需要等待有利的战机。

  虽然被“幽灵”盯上,但张桃芳打心眼儿里就不害怕。他要和美军狙击手较量一下,看看到底谁是好汉。然而,“幽灵”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再也没出现。“也许是换防了吧。”张桃芳感到有些失望。又是一个清晨,他提着枪向4号狙击台走去。4号狙击台是一个5米多宽的射击阵地,与阵地间有一段狭窄的坑道相连,狙击台对面是美军的青石山阵地。突然,张桃芳听见头顶上“嚓”的一声,感觉有颗子弹呼啸着飞了过去。他知道,这种声音说明子弹是贴着头皮飞过的。

  好险!危急时刻,张桃芳奋力甩掉大衣,敏捷地钻进连接狙击台的坑道。敌人的子弹尾随而至,激起的烟土封住了整个坑道口。张桃芳算好时机,突然从坑道中跃出,向狙击台扑去。“嗒嗒嗒……”20多发子弹追着张桃芳扫了过来。他身体一歪,佯装中弹倒进了狙击台。

  美军狙击手停止了射击,隐蔽在掩体后面的张桃芳清楚,对手肯定正在观察战果,不能赫然出击。他爬到了狙击台的另一侧,悄悄地探出头,顺着子弹来袭的方向仔细搜索对手的位置。突然,青石山阵地上的两块巨石吸引了张桃芳。很快,他那鹰一样敏锐的眼睛就找到了隐蔽在石缝间的敌军狙击枪,那是一挺装备了瞄准镜专门用来狙击的M2重机枪。就在张桃芳发现对手的同时,“幽灵”也从瞄准镜中看到了他,M2机枪瞬间喷出一道火舌。张桃芳就势一滚,躲回了掩体。

  “幽灵”发现这个中国狙击手显然要比他想像的难对付得多,便用火力封锁了狙击台两端张桃芳可能出枪的位置。张桃芳也领教了对手的本领。他知道,和美军狙击手决战的时刻到了。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必须一枪将对手击毙,“幽灵”不会给他打第二枪的机会。

  “你该回去休息了!”张桃芳抓住美军机枪射击的间隙,突然起身出枪,在令人难以置信的时间内一气呵成完成了据枪、瞄准,随即果断扣动扳机。“幽灵“几乎也在同一时间内,发现了张桃芳,迅速瞄准击发。就这样,中美两名顶尖狙击高手在刹那间完成了交锋。张桃芳射出的子弹击碎了“幽灵”的脑袋,而那串12.7毫米的机枪弹则擦着张桃芳的头顶射人泥土。

  张桃芳在前沿阵地打了3个月的狙击,歼敌214人,自己却毫发未损。张桃芳常调侃美国兵:“别信上帝了,你们的上帝尽保佑我了。”此虽戏言,但冥冥之中仿佛真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保护着他:一次,敌人的子弹击穿了他的棉大衣、棉衣、绒衣,把里面的白衬衫都打黄了,但他一点皮也没破。还有一回,美军的冷炮削掉了张桃芳的半个棉帽子,可他连根头发丝都没掉。另一次经历更为惊险。当时,张桃芳从前线下来,准备回国参加英模大会。在24军后勤部换车时,正好遇到敌机空袭,张桃芳和17名男女军官只好躲在一个掩蔽部里。时间一长,掩蔽部里的人大多被震得不知所措,纷纷跑出去逃命。结果,跑出去的人中除1人重伤外全部阵亡。张桃芳一直躲在掩蔽部里,外面的碎石被爆炸的气浪冲了进来,像子弹一样四处横飞。张桃芳对着天大叫:“这回是真完了,没法再回去收拾鬼子了!”没想到,这回他又一次躲过了劫难,而且仍然是一点皮都没蹭破。

  编辑

  张桃芳可以说是一个神话人物,是一个天才,他在中国狙击历史上的地位是无法超越的。

  1953年,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张桃芳荣记特等功。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张桃芳一级国旗勋章。作为志愿军的优秀代表,张桃芳光荣地出席了全国第二届青年代表大会,并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

  编辑

  狙击是“伺人不备,突然袭击”之意。狙击手(Sniper)原指从隐蔽工事射击的人,现在人们常常把经过特殊训练,掌握精确射击、伪装和侦察技能的射手称为狙击手。狙击手已经成为今天特种作战行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狙击手常常是特种战斗行动决定性的关键因素,甚至,一名出色狙击手的行动本身,就可能是一次特种作战的全部。越战时,平均每杀死一名士兵需要20万发子弹,而一名狙击手却平均只需1.3发。

  编辑

  关于狙击手的起源,有三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这个词源于1773年前后驻扎在印度的英国士兵的一种游戏,那里的士兵经常猎杀一种名叫沙锥鸟(Snipe)的敏捷的小鸟。由于这种鸟非常难于击中,因此长于此道的人被称为sniper。后来,sniper成为专业狙击手的正式叫法。

  第二种说法是,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美国义勇军的一位夏普少校发现,子弹如果用鹿油包裹,不但能够方便装填,还能提高射程与精度。他带领一支独立机动的枪手队伍,以不可思议的远距离精确射击,射杀了许多英军高级军官,多次以极小的代价换得极大的胜利。于是,人们将射击精准又冷静沉稳的射手称为夏普射手(Sharp Shooter)。在训练及作战中,夏普射手由于要长时间贴腮瞄准,所以常常头戴类似于今天特种部队戴的面罩以保证其专心一意,于是,他们又被称作Marksman,即专注的人。后来,这两个单词合二为一,被Sniper所取代。Sniper就是今天的狙击手。第三种说法是,真正现代意义的狙击手这一名称最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当时德军挑选士兵组成自由行动的狙击手,他们大多具有猎人和护林员的背景,对东西两线的英法军队和俄军造成了重大杀伤。为此,在战争末期,英军专门成立了狙击手学校以培养反狙击手人才。

  1944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上,德国法西斯的第9、第10装甲师,仗着优势火力与兵力,气热汹汹地向英军第1空降师一部发动围剿。可是,这些戴着红色贝雷帽的英军士兵大都经过狙击手的射击训练,几乎个个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德军的进攻步步受阻,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增派反装甲火箭、自行火炮和火焰喷射器部队,才在第4天达到目的。这些英军战士超群的作战本领,后来为他们赢得了“红魔鬼”的赫赫威名。

  编辑

  事实上,射击敌军人员一般只占狙击手任务的一小部分,敌军的车辆、直升机、通讯设施与油槽、水塔等往往是更重要的狙击目标,这就更需要狙击手具备随机应变的能力。以狙击一辆装有防弹玻璃的运兵车为例,狙击手可以先发射一发穿甲弹以击破防弹玻璃,并直接杀死车内人员。如果第一发未能得手,他就应当选择穿甲燃烧弹,以其高温进一步破坏防弹玻璃的防弹性能,并紧随其后,以连续两发穿甲弹继续进行杀戮。如果任务仍未完成,那么狙击手的第5发子弹就应当再换成穿甲燃烧弹,并将射击目标调整为车辆的油箱,造成油箱爆炸。对于侥幸逃出的敌军士兵,狙击手则应以一般的子弹一一加以消灭。理论上说,狙击手的射杀行动可分为软性与硬性两种。射击坦克装甲车的通讯天线、车长的潜望镜与外挂油箱,使乘员下车查看,再进行射杀,属软性猎杀。硬性猎杀行动中,狙击手常常要与反坦克部队协调配合。先是狙击手以穿甲燃烧弹引燃坦克车的主动反应装甲块,等主动反应装甲块燃烧而丧失防御能力时,反坦克部队再以反坦克导弹将坦克击毁。狙击手有时也独立实施硬性射杀。以7.26毫米的半自动狙击枪狙击一架俄罗斯制米-8直升机,射击其旋翼轴等外露且脆弱的部位,20发左右子弹就能致之于死地。其他像通讯基地、导弹发射基地、弹药库、油料库等,也都有可供狙击手发挥天才射击本领的薄弱环节,关键是看狙击手是否具有足够丰富的知识与经验。

  词条标签:

  战争

  ,

  军事